改变所有的错,再错也不回头

两张照片,很有感慨。一张是四年前,北京拍摄,在第一场比赛前,比赛在上海,穷苦的车队将要出发,为赛车花光了所有的钱,义无返顾傻逼似的去了这完全陌生的领域。博得众人的又一轮批评嘲笑。当时什么也不懂,特别没信心,从北京一路开车去上海的时候不停想,我这是在干嘛呀。所有人都觉得,写书的也能比赛啊,别车毁人亡啊。那次是第六名。奖金一千元。当时还留小辫子,小胡子。
最近剪了头发,刮了胡子,效果如下。再过一个月就又要比赛,在上海。已经没人置疑,无疑,家门口是要得冠军的。
还有,我违约了,说了一年一张照片。照片发多了,我就发。这年头流行透支。此消彼长,删除《昨》一文。我就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