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改夸奖人

我见过安妮宝贝两次,第一次在大大前年作家出版社的一个年终表彰大会上(我经常自责,我怎么稀里糊涂就去了),很少露面的安妮宝贝也稀里糊涂去了。
我没读过安妮宝贝的文章,因为我说过不读小说。昨天买了她的新书莲花。因为和我的书的出版人是同一个,所以很早听说这书。我看了看书后面的图,觉得好。
因为没读过安妮宝贝的书,据说句号很多。所以不好评论。但她的作风我却很喜欢。我觉得作家应该低调,自己也尽量往这方面去,但时常都要忍不住跳出来折腾几下 ,安妮宝贝是彻底的低调,不出现在各个地方装孙子(其实这是一种高级的装孙子),我表示赞扬。作家都应该这样,神秘再神秘,低调再低调,别一提起某某某小说家,脑海就能浮现他的大脸,这多让人出戏。
安妮宝贝一个人(我怀疑不是一个人)跑得够远,去的地方够偏僻,作家就应该散放。一个电话随时就能找到并接受采访参加研讨会的作家永远不是好作家。难怪她的书和我的书的版税销量比很多参加作家协会的体制内作家要高很多,相比圈养的,大家还是比较喜欢吃散放的。
新书我只看了开头两个字,“墨脱”,那就是安妮去的一个地方,叫墨脱,中国唯一一个到现在还不通公路的地方。这两个字也是我的心声。在此,希望中国男女作家的写作能最好始终贯彻这两个字,莫脱。
照片后面安妮宝贝煽情的指出,此一生,与谁相逢
这要在我嘴里出来八成是,此一生,吃饱了撑
无论风格多么不同,我对她表示欣赏。可不能出来签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