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前几天做广告说,这两天要有伟大文章出来,我率马六甲们不断溜马甲,终于看见了传说中的《侠》,此文格式新颖,以破折号穿连,独创一格,堪称破文。〈侠〉中说:
  独行侠跑到这个叫“网”的大路上双手叉腰顾盼雄姿所为何来——独行侠看见那么多泼皮欺负一个老员外袖手旁观?——独行侠看见陆大侠为父激愤露出破绽应该持剑不发让陆大侠捡起武器再战!——而不是乘人之危抓住小辫不放!独行侠悲天悯人而不是每胜一仗就沾沾自喜。
  文章好坏没什么好说的,所有人都大呼高晓松做虚假广告,欺骗消费者。但高晓松说的没错,其实事情早该完了。我写陆川那文章也有点多余,属于过度消遣。包括我的支持者,我也希望你们留言的时候不要漫骂。虽然这年头哪都是这样,但骂几句其实没意义,有事说事,有观点说观点,没观点说笑话,才有意思。骂人没新意,憋不住想骂了到我这骂我几句就行。
  高晓松的用心大家都能理解。行为上过激是因为其尚寸艺术的冲动。看在高晓松辛辛苦苦憋两天憋出一个〈侠〉的份上,我愿意退一步,恳请我的读者留言的时候注意文采。也希望高晓松可以隐去你文章里李泳的电话和QQ号,(似乎有点迟了)这将对一个普通读者的生活造成很大影响。好坏就不得知了。就像中央台的李咏主持节目一样,至少应该处理成,恭喜你,手机尾号为XXXX的朋友。人家李泳响应你的号召,把资料填齐了,都能去参加招聘会了,你却把人家纠出来批斗,实在不厚道。
  那个〈侠〉明显写的没你的歌词好,而且你说的都是小侠侠。
  侠之大者,马六甲海侠。
 
  如果希瑞那边不再有什么变身之类行为艺术表演的话,此事就谢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