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韩寒如何反驳韩寒

今天我看了很多报纸上组织的反驳我的文章,有说我骂人缺德的,有说我没教养的,有说我既然骂文坛为什么还要写书赚钱的,都是著名的笔杆子,我觉得写的都很差,观点混乱,逻辑不清,前后矛盾,漏洞百出,语言枯燥,毫无幽默感和自嘲精神。很多人纯粹是看我不顺眼,但为此居然就愿意牺牲自己的清白跳出来去当一个学术腐败者白烨的走狗,我觉得他们很傻,文笔又差,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所以,我决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好文笔,文章应该怎么写,反驳韩寒应该怎么反驳,在此,我写一篇反驳韩寒的文章,供他们参考临摹。

 

正文:韩寒是个屁,最喜欢装逼

副标题:别以为调情调大点,我们就不认识了

  

  我是一个90后。但后的不是很厉害,我九一年出生。最近上网发现“韩白之争”很热闹,我也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看问题要以发展的眼光看,我们要追溯到去年才能知道韩寒的真实动机。事情都是有动机的,对于他这样的一个名人,是不可能无故骂人的,要不是那人欠骂,要不就是韩寒欠人骂。我觉得,都不是。你们都是韩寒的牺牲品,你们上当了。韩寒主要的目的是,向徐静蕾证明,我,就是帅点的车技好点的王朔。

  于是,得有个牺牲品啊。金庸不行,骂金庸,有心意没新意。况且韩寒说过,我从来不看武侠小说(陆天明爷爷,你要像我一样认真的去GOOGLE一下,就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不幸,韩寒又说过,我这几年,没看过小说。我估计韩寒那个后悔啊,话说的太绝了。得,不能骂作家了,只能骂个评论家。评论家基本文笔都不好,万一论战起来不吃亏。找谁呢,找个底子不是很干净的吧,这样万一出点什么事,好把人家底掀出来,用以掩护。韩寒就从新浪博客右边的A开始搜索评论家,刚到B,就看见了白烨。白烨,你为什么不姓张。实在不行,姓脏也行啊。我替你觉得不公平。我看不起韩寒这种随便不严谨的作风,和他所谓的认真的随意写是矛盾的。这明明是随意的认真写。

  于是,冤大头白烨出现了。正好,白烨在评论韩寒的时候还写错了韩寒的书名。韩寒写完文章,看一遍,觉得不行,当年骂金庸,金庸的粉丝多啊,以现在的叫法,金粉多啊,简直是金粉世家。所以才这么热闹。白烨不行,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强力的禁毒攻势下,白粉明显不多见。就算想当白烨的粉丝的,一看以后自己就是白粉,都吓跑了。

  韩寒苦恼啊,要扩大这事的影响,先得帮白烨弄点白粉。这是后话,效率也慢,最好的办法就是脏话。

  于是,著名的脏话文出现了。

  再于是,本来看韩寒不顺眼的人,看了脏话,更加不顺眼,纷纷成为白粉。加上白烨原来的朋友,终于,事情弄大了。

  真不容易啊,把文学弄大只要一个人,把肚子弄大要两个人,把争论弄大要一堆人,把文学争论弄大,要一群人啊。

  好在,还是弄大了。首都的报纸终于也纷纷评论。徐静蕾应该察觉了吧,有没有想起当年?

  但是,在这关键时候,北京晚报的著名记者兼文学评论家,解玺璋写道,如果我是韩寒的父母,早就大嘴巴抽他了(我怀疑,当时他说的是丫,记者听成了他)。

  晴天霹雳啊。解玺璋敢这样对王朔说话吗。这无疑让韩寒恼火,因为这让徐静蕾回到了现实。年龄的差距啊。什么都准备好了,岁数不够也是白搭。

  韩寒火了,从此他对年龄比自己大都开始报复,先疯狗一样把解玺璋骂了一顿。以期用大无畏的精神,挽回影响。

  但是,这个更关键的时候,陆天明跳了出来,说,韩寒也就十七八岁嘛,没读过什么书,不就一学校学生吗。

韩寒彻底怒了。笔者想象,徐静蕾看到新闻后,马上打电话给韩寒,说,你究竟几岁了。别骗我。把身份证复印件传真过来。

韩寒偷鸡不成蚀把米,把怨气全出在反腐败作家陆天明身上。这充分证明了他的见一个咬一个的疯狗气质。韩寒完了。他引起了众怒,同时,他的修养彻底的暴露了。没了,什么都没了。

于是,狗急跳墙的韩寒抓住白烨不放,可惜白烨恨铁不成钢,自己留下很多把柄。韩寒明白,现在有一帮人群殴他,他只能打一个,打架不就是这样的吗。

可惜,白烨成名以后,明显大牌了,也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记者。当记者问白烨学术腐败的问题的时候,白烨说,我很忙,不想解释什么。

这话,我们是不是从刘德华,周杰伦等嘴里仿佛听到过。

记者一看,大牌这么说,就不好追问了。

有某些记者不能一下接受白烨突然比超女还热的事实,继续拨打电话。可是白烨的手机关机了。

手机关机了,一般只有大牌才敢关机啊。二线演员基本都转移动秘书台。

白烨火了,韩寒臭了。

 

这根本不是文学的讨论,首先,韩寒不代表一代人,他没这资格。白烨也不代表文坛,他只是个坑蒙拐骗的。这两个人在一起,居然能讨论起文学。韩寒在文章里,多次偷换概念,他首先要给自己标榜“纯文学”,发现不成,马上希望博得群众基础和网民好感,他说,所有写博客的人都算进入了文坛。但他同时又说,文坛是个屁,这不是在骂所有写博客的人都进入了屁吗。马屁拍在马腿上啊。后来,他又说,文学是所有人民的。这明显是在拉选票。好在,英明的报纸没有被他的投换概念所骗,不依不挠,什么学术腐败,评论家的道德问题,文坛不文坛,这些都是次要的。韩寒太嚣张,暂时又拿他没办法,和很多评论家一样,我很反感他的自以为是和目无长辈。他不忏悔,我们不能罢休,我们要呼吁舆论,让所有人知道,韩寒,他说脏话了。至于为什么说脏话,这,不重要,报纸处理成有一天他突然骂人了就行。我代表90后,也想对这位我曾经欣赏的前辈说,韩寒,你丫居然骂人。做人要有道德,我们他妈的就从来没说过粗话。

但争论有意义吗,韩寒终究也会过时,文坛,是属于九十后的。世间一切,一个等字。

一群记者瞎起哄,一帮人瞎评论。其实,最后,有个人,女人,在朝阳区某地的二楼,看着报纸,笑了。她不做演员很多年了,改幕后了。幕后真是更有乐趣啊。

 

 

完。反驳就得这么反驳,多有说服力看着还不腻味,别成天写什么“还网络一片优美蓝天”等没有说服力的文章了。没一把刷子就别成天跳出来积极刷墙。

真可怜,对方连个高手都没有,不好玩,只能自己和自己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