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娶到了初恋对象

副标题,求求你,快告我
 

看了今天的《南方周末》的专题(做的不错而且很全面),久未露面的白烨先生瞅见此媒体较大,终于出来说话了。看得很有感触,我觉得自己不是蜡笔小新,为什么一直要和小白玩呢?那是因为小白实在很好玩,我们看看小白最新语录:

 

小白:后来他(韩寒)捏造事实漫骂攻击,我觉得是一种侵犯,我找过律师,会在适当的时候通过司法途径来解决。

 

法律的武器又被扛起,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适当,赶紧了。

 

小白:(911生死婚礼)国外的版权一般是商业秘密,他付了钱以后要由他来说,你说就有麻烦,我是因为提前说了出来(一百万美圆买断)才有了麻烦(因白烨透露了商业机密所以对方不要了),因为这事情还在弥补中,现在我不能确切和你说,他有或者没有,原因还在运作中。

 

原来小白还会写剧本。我今天宣布我的书《一座城池》被好莱屋1亿买断了。反正过一个礼拜再说,我大嘴了,泄露了秘密,对方不要了就行。

 

小白:只能说进入文坛才能构成主流。

 

还执迷不悟啊。莫非他说的主流的意思是主要的流氓。

 

小白最精彩言论:他们说我操控了春天文学奖的评选,使韩寒几次没评选上,这完全是凭空捏造。韩寒一方面骂文坛是个屁,一方面很在意一些奖,我觉得他是很矛盾的青年人。

 

小白,我在求你告我的同时也企求你颁给我著名的春天文学奖。我好想得春天文学奖,没有它,我的生命因此失色,我的生活因此失望,我的生理因此失禁,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哪怕因为我不够“主流”,我也企求白老师可以给我“春天文学奖”的姐妹奖,“发春文学奖”聊以安慰。

 

可以看出,小白开始反扑,小白原来没有沉默,小白一直在思考怎么解释。在报道中,小白把所有的东西都推的一干二净。只是小白准备思考的时间有点长。也难怪,事太多,必须好好想,顺便再意淫我一次,说我多么在乎春天文学奖。我写书到现在七年,一个文学的奖的没有拿过,你以为真没人颁给我各种名义的奖来巴结讨好利用我或者做宣传他们的奖来用吗。可惜我一个奖都没接受过。原来,我是在期待大名鼎鼎的春天文学奖啊。

 

还有诽谤言论出现:

作家叶开(高晓松拍过《那时花开》,根据对方的强盗策划逻辑,叶开肯定是高晓松派来的,也可以想象,高晓松的下一部作品,《那时叶开》):韩寒一方面骂文坛是个屁,另一方面,通过萌芽副主编要到李小林的电话,恳求在《收获》的增刊上发表一下自己的小说。

 

致叶开,我现在所有的注意力只想获得春天文学奖上,别分散我的精力。

 

其实,用高晓松结束有点不甘,高晓松我并没有任何的讨厌,所以,以白烨开始,用白烨结束,多么完美。简直就像娶到了初恋对象一样。感谢白烨落水后在水里还搞些小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