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简历

先换歌,潭咏龄的《一首歌一个故事》。
照片里几个人,介绍一下
本来要招群众演员,可惜没什么群众愿意,没办法,最后只好动用了自己的小兄弟们。
穿红背心的,叫春萍,和他的长相的确不符合。是我老家的隔壁隔壁隔壁隔壁邻居,非常熟悉。此人非常敬业,在拍摄前被查出患有肛门血管瘤来着,需要手术然后修养一周。但是,在第二天就要动手术的情况下,他居然还拍了一天追自行车的戏。我怀疑他的肛门血管瘤已然自己脱落。他演的特别好。
里面穿松江二中校服的,是我表弟。在MV里,他永远抱这一只母鸡,包括在追车的戏里,母鸡也永远在他自行车篮子里。在开拍前,他因为某些原因转学了。转学后的第一天上课,他就为此旷课了。第二天没戏,又去上了,第三天要追自行车,继续旷课。给学校老师造成了此人原来是上一天旷一天的印象。
那个我的脑袋和春萍脑袋中间的男的是个穿帮的。他的表情最到位,是当地的一个群众,伸长了脑袋拼命想看看前面这帮神经病在做什么。
后面还有一个巨高的哥们,是我们制片的一个朋友。也非常敬业。从市区过来非常远,而且因为太高,在MV里,画面基本上只卡到他的脖子,好不容易能有脸了,我还很邪恶让他站在一个木箱子上,继续只卡到脖子。所谓守得云开见日出,终于要拍他不得不出现脸面的追自行车的戏的时候,他的自行车坏了,所以他的戏被取消。兄弟,对不住了。
还有一个这个画面里没有的,是邻居曹顺。戏里穿一件法拉力F1车队的体恤。但是因为脸不够怪,所以安排他永远戴着比赛用的头盔。他还老拿着一顶宝马车队的帽子。在MV里他之所以选择法拉力衣服的理由是因为他喜欢马。在追自行车的戏里,他永远是骑在最后一个的。
另外一个这张照片里没有的是春萍的一个朋友,眼睛长的很凶,但嘴角永远在笑。演的也是非常牛,尤其在熊熊大火一场戏里,他离开黑烟最近,因为烟太浓,从镜头里已经完全看不到他了,但是他依然在黑烟里还保持着造型巍然不动。太牛了。写这个的原因是要提前通知这哥们,在那个镜头里,他完全被烟盖了,让他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戴墨镜的那个叫廖拟,是副导演和摄影。虽然学的是摄影,但在学校的时候,他要演的戏是最多的。虽然经常演的是死人。他演小混混演的相当好,怀疑他以前就是或者以前就是经常被混混欺负。这次摄影掌机的是磊子,此人也长的很像小流氓中的唯一处男,本来也想让他演,但是廖拟的一句话让我醒悟了——都演了谁那拍啊。
听着真是太草台班子了。
改天介绍其他的人物,这才一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