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放胆来

今天看了新民晚报的几个评论,写的那两个人傻,不能理解我文章意思不说,而且坏,自己觉得自己特聪明,把别人都想得特别的别有用心,什么拙劣博出位之类。如果一件事情,凭他们的脑袋就知道是拙劣的,难道我还能不知道。我觉得,如果在自己的博克上都不能写点自己想说的话,还要夹着尾巴做人,凡事往皆大欢喜了说,那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做条走狗算了。有些人,居心叵测惯了,看出去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居心叵测。

一直以来,我都将这个地方当作非常纯粹的个人发表意见的地方。有了网络以后,可以更加直接,不由记者删改的发表意见。包括很多网友的评论,虽然相当多人骂我,但我相信这也是发表意见的一种。意见不同是正常的,但不要怀着一颗猥琐的心去意淫。

从我的博克开到现在,我都努力将其变的纯粹。在这大半年的过程里,我出版了两本书,一本是散文集《就这么漂来漂去》,一本是小说《一座城池》,做过两三个活动,但出版以后我都没有在博客所有的文章里提及一个字,包括前几天的单曲,是网络发售的,我的博客点击量如此大,我都没有做一个链接或者写几句,告诉大家,去什么地方下载。一开始还链接着我自己的个人网站,后来觉得不好,把自己的个人网站的链接都去掉了。现在盗版市场上不少我的博客文章结的集子出版的书,我都没有把自己的博客文章出版。

现在我发现我做的这些都是扯鸡巴蛋,在这个充满着傻逼的社会,做这些事没什么人能理解。爱谁谁。以后我的博客该宣传的宣传,该出版的出版。当然,该说什么还说什么。这年头相当奇怪,你若是不搞出动静专心做自己的事情吧,一帮人会说,看,这人过气了,搞出点动静吧,一帮人又会说,看,这人要博出位在炒作。我很烦这样的傻逼论调.

尽管如此,我还是非常感谢新民晚报这报纸本身在七年前发表了的一篇叫《穿着棉袄洗澡》的文章。

我认识的很多记者后来都成了朋友,但是少许人就相当欠揍.正好有一张以前没有用过的截图,图文并茂,送给你们。不DIAO你们很多年了,今天小DIAO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