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烟花特别多

我承认自己是比较喜欢放烟火的,每年都放,包括朋友买的,看哪个顺眼了就去点了。但我自己不是烟火,不能一点就着。最近有些记者问我,说陈凯歌的前妻骂我了,我如何看待。我看过文章,我觉得大家的理解能力有待商榷,这文章明明是在夸我。

无数的例子告诉我们,和女性争辩是不明智的。无论这个女性是不是明智。我们必须顺着女同志,至少在言语上。所以,至于人生,我觉得就是认准一个造型不断的去拗的过程。有人拗成,发现这个造型已经在拗的漫漫过程里过时了,有人拗走型了,还歪打正着。这点从人类有文明开始就是如此。关键是,无论自己的造型如何,这都是自己的设计,连不慎走型都走得非常有型,不同与一些老一辈艺术家,还有造型师。

 

也有人希望世界和平,万物安详。世界不是生来就能和平,这过程中包含了无数的争斗。哪天世界完全和平了,离开人类的毁灭也不远了。用无间道里一句话(没文化就是不行,看人家又TrumanCapote,又海明威的,我这只能梁朝伟chaoweiliang和刘德华dehualiu.为了上点台面,我这也得出现点鸟语),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不幸的是,每代都如此。在乱世里内心平和却不断杀人卫国的男人永远比在教堂里祈祷在广场上放鸽子的男人有价值。我理解在这和平年代有如此多的奶油,但和平是用鲜血而不是鲜奶换来的。

 

对于她前夫在内的三位大师,如果有人真觉得我只是对他们的形状有意见,那这些人的理解能力也一样有待商榷。至于我为什么没憋住呢,包括今天还写了几句呢,引用一篇著名的调侃陈大师文章《前夫和馒头》里几句话:

我一直想装个正人君子,高姿态一点,沉默一点。但这事实在太好玩了,我都快给憋坏了,我再憋着会得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