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梦

做了史上最无聊的一个梦,车队的庆功晚会,在卡拉OK,大家点歌唱,我点了一首纤夫的爱,刚要唱,又来一帮人,在前面插了至少一百首歌,我坐在椅子上听,听了大概三十多首终于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