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急了,不写诗了

说实话,我是很不喜欢现代诗人的,现代诗人所唯一要掌握的技能就是回车。现在这批和最早那批的区别是现在这批连社会责任感都不大有了,“诗人”这个称号是对自己混乱萎靡生活的一个开脱。毕竟,别的大多数都是要付出劳动去掌握技能的,惟独写竖着现代诗最轻松。




 
今天看到了两个诗人的文章,发个地址给大家看看。这说明,诗人一旦写除了现代诗外的文体,就逻辑混乱不知所云了。当然,这也充分说明他们的文章和他们的诗的一买相承的。我们不用理会纯洁诗人的龌龊用语,我们只要欣赏他们的文笔,就可以明白,为什么他们只能写诗,原来真的是除了诗以外,别的都不太会写。
http://blog.sina.com.cn/u/473c3579010005u8
 
http://blog.sina.com.cn/u/4aed5c25010008wv
 
杨恭如为什么不能谈音乐呢?他们还一直觉得,比如音乐,比如诗歌,是行外人或者老百姓不配随便谈论的。你们这些芸芸愚民是不懂诗歌的。上文的那位先生觉得,网友只能模仿赵丽华的表面分行,并不能模仿到她的智慧与哲学内涵。而恶搞的人都很无耻,都是不懂诗歌的。我建议我们把赵丽华的诗歌先排成横的,然后让赵丽华自己再分一次行,看看能不能分的和原诗一样。
我情不自禁要写一首诗
 

 
你行
你就分行
不行
你行行好就别分行
别行不行就分行
免得分的行又不行
诗人决定你分的行行不行
行不行
你的行就不行不算行
 
 
 
关于下文的沈诗人,我们百度一下,发现一个消息
 
杨黎列出的邀请名单中包括了在北京的各个流派的诗人,有朦胧诗代表诗人芒克、梁小斌;知识分子代表诗人孙文波、莽汉代表诗人万夏;城市派代表诗人张小波;口语代表诗人唐欣、阿坚;下半身代表诗人沈浩波、尹丽川、巫昂;废话诗人乌青、吴又等
 
原来他是下半身代表诗人。我一直以为人只有上半身才能带表呢。让我大开眼界的是,原来诗歌有这么多流派啊,我以为诗人都是闲云野鹤呢,没想到开个研讨会马上就全到齐了。那他们去哪里做什么呢?
昨天,“废话诗”的发起人杨黎发表声明,称要召集京城各个流派的诗人,9月30日在北京万圣书园召开一次诗歌朗诵会,“力挺”赵丽华。
原来是去诗朗诵了。
 
 
回到正题。
我所不能理解的是,身为诗人,想要骂我的时候就不写个自己最擅长的诗呢?原来诗人急了以后也开始大白话了呢,难道是伟大的现代诗不够力量?当然,诗人转念一想,马上会说,用伟大纯真的现代诗骂我就是糟蹋诗歌,那你也不能糟蹋别的文体啊,虽然你们写的是说明书体。个人建议,诗人们应该写诗反驳,一展现代诗无所不能的雄风。




 
最后,我发现,其实真正的有创造力的好诗人是广大的网友,通过最近对发生的事情的补习,我发现了很多写诗好手,有一个网友做的很好的现代诗,我借用来献给诗人们:
 
淫一手湿
不难
难的是
淫一被子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