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酒店北京的南边,每天两节试车就回去。今天脖子有点难受,用施瓦辛格杀人的方法自己扳了一下,没想喀哒一声,然后更难受。一直想这个问题,越想越难受,试车的时候被头盔压着更难受。以前在北京知道好几个按摩不错的地方,上次来,一个一个找,拆的拆,换的换,走的走,什么都没了。朋友推荐了一个地方,但到了酒店就懒的出去。周末人多,人人有事,玩的玩吃的吃,还是在酒店清净。而且我想了个办法,不就是把自己脖子扳拧了吗,反方向再来一下就成。
今天又快了零点二秒。赛车调校已接近完美。如果新发动机在,那有多好,一定能得冠军。必须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