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节目们

今天录完了最后一个节目,也录的非常开心。主持人是林海和周瑾,至此,电视终于是基本上上完了。这个星期见了太多人,下礼拜要去龙游闭关练车了。这些节目主持人都很和蔼可亲。陈辰的助手约过我几次参加一个唱歌的节目,我说不当众唱的,他们说,没关系,假唱呗。我觉得像我这般节奏随意的人,假唱更难,就推了两次。这次是终于碰上了。很不好意思。还有刘维,我一直以为是在装嫩,没想到是真嫩,才18岁,刚从韩国回来(有必要去那吗我怀疑)。我看过他一个MV,歌叫《I DO》,翻成中文就是《我干》,碰上英文没学好的就是《干我》,歌写的一般,但舞跳的不错。他倒是比我还紧张,小弟弟真是很可爱。节目刚说三个字就喊停了,因为我说唱片名字起源于毛片。后来就还行,主持也让我觉得挺舒服,当然,最主要是因为节目时间短。
 
然后是直播的节目《哈皮七点挡》,我一直很害怕,因为让我上直播的节目都挺精神可嘉的,虽然在这个时段,负责审查节目的人估计都在看新闻联播。但我还是怕自从我以后就没这个节目了。贝贝,就是霹雳贝贝的不霹雳版本,主持节目就像在捕鲸,一直追着目标在扔叉,管他正的歪的,扔到鲸鱼都下潜深海了还候着人家出来换气。李强负责撒饵和最后补一枪。都很可爱。
 
然后是曹可凡先生的节目。我总感觉我是在和佛祖谈话,再加上他们的灯光正好有一盏大灯罩在他头上上,周围给他打的光也都是类似邪教领袖的宣传画里的光效,所以一直觉得云里雾里。曹老师的男中低音太诚恳了,出去借钱肯定一借一个准。结束时候他送我一本节目的书,回去看到里面一个《无极》的集体采访,陈凯歌对谢霆锋说了了不少笑话,大致的意思,小谢,你演了这个角色,一辈子演戏都离不开无欢这个角色。
然后谢霆锋也张嘴瞎说了一句电台主持最喜欢说的废话:是的,每个人心里都一个无欢(我最腻味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啥)
有时候回头看看这些话,挺好玩的。
 
今天做的是林海和周瑾的节目。林海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周瑾比我想象的还要圆。都是不错的节目主持人,节奏和气氛都很舒服。以前还有个林海,是电影《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琵琶语》的创作者,我很喜欢,我一直以为是他。后来知道不是,此林海是韩雪《飘雪》的作词。虽然我个人要喜欢韩雪比这个词多点。但无论如何,还是通顺的。我以前看他节目就喜欢看他胡说八道。前几个月他八道的时候,字幕就滚动出来了,木木,我很感动。那时候木木刚死。我想,娱乐圈还是有温情的。没想最后出来是木木海。木木海今天说的一些话我觉得对,说不定会去试。
 
周瑾其实能跑很快,因为他的脚和我的脚差不多,不光形状差不多,连大小都差不多。后来他澄清他是标准36,我是41,角度问题,角度问题。
这个节目让我知道了我是没有文化的,我除去了知道宋祖德最近要做什么和木瓜除了丰胸还能做什么答对了以外,别的都错了。连犄角旮旯的犄和户枢不蠹的蠹都写错了。我用电脑打字的时候怎么就那么顺溜呢。这是用拼音不用五笔的坏处。可我第一道拼音题怎么还答错了呢。不就是“瓶碰盆”吗。我这不打出来了吗都。最后,我贴了五个惨字。文化成绩最差。这就像我倒车都很差但却在赛车一样,真是奇妙。
我这一辈子就是吃了没文化的苦。
我这一辈子就是享了没文化的福。
上面两句算诗吗。
 
都完了。我挺讨厌在电视上面对不认识的很多人掏心挖肺涕泪俱下或者剑拔弩张犬牙交错的。娱乐圈多不好,娱乐一下这个圈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