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回答

 最近老有记者来问我关于作家富豪榜的事,口述不清,容易断章取义。这里就作个总的回答,记者有这个问题就可以不问我了。

 

我认为,一个作者的版税是十分容易调查和透明的,如果哪天我闲了,也可以排一个出来。因为作者的版税是差不多的,印数是可以看到的,书价是摆在那里的,三者相乘再减去百分之十多的个人所得税就可以。

作家在中国算是个开心的行业,没有上司压榨,也没有同事间勾心斗角。不用淋雨晒太阳。这样的收入在中国这样的国情算是非常不错。但我们可以看到,这些人这辈子写的书加起来的总和是还不如国外一个普通畅销书作家写一本书多的。我们还号称是文化大国,人口又那么多,书价相对平均工资也完全不算贵,所以,这只能说明我们书销量少,盗版多,文化部门监督不力。试想,一个十三亿人口全国最有钱的作家这辈子加起来的钱还不到一百万英镑,不是被其他国家笑掉大牙。

所以,我希望为首的余秋雨可以赚到一亿四千万,这个行业才算正常。

 

至于为什么有的作家有钱,有的作家穷,这问题太没有意义。任何行当都是这样,有混的下去的和混不下去的。中国还是缺少大作家的,大作家要有好文笔和人格魅力。但从很多人的留言上,我看见大家似乎也很希望这样一个人能最后穷死。

 

作者是必须保持清高的,但这些只是应得的版税。我写一本书,就是这些钱,我难道该不要,送给出版社?经济保障也是清高的重要前提,饭都吃不饱,人家拿几百块钱晃晃,为了养家糊口,恐怕也得给某楼盘写诗了。我也是因为版税的保障,所以可以推辞和拒绝几乎所有的商业活动。

 

另外有人问,说拿这个定义文豪对不对,肯定不对,但我相信,文豪都肯定不会穷。就近一百年里,人类社会正常后,国内外能数的上的文豪大部分都是这样。

 

这和所有行业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