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回应郑渊洁

  郑先生说我想立牌坊,这个观点我不能赞同。 http://blog.sina.com.cn/u/473abae6010009ma

  我们知道,牌坊是古代的官方称呼,在民间,他亦叫牌楼,早在周朝的时候就已经存在大地上。到了唐朝,我们的城市都采用里坊式,所隔用门,称之坊门。牌坊作为中国文化的独特存在,端庄厚重。我久久凝视,五千年的博大文化在我胸中吐纳。

但是,现在已经不能私立牌坊了。所以郑先生的假设并不存在。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在凤凰卫视的秋雨时分说过,中国文化中表现出来的一大特点和缺憾就是虚伪,在中青赛上,很多歌手回答问题就很虚伪。我对他们说,你回答问题,哪怕你说的不好,但只要是表达你自己的想法,我都可以给你高分。后来我去某个城市讲学,那里的市长看见我就说,余教授,是你教会了我们做人。

  所以,对于现在中国人普遍的一种在言语构造中所表现出来的下意识的习惯性虚伪,我的做人做学问立场一向是“真”。连起来也就是“真虚伪”,大家不要误会了。

 

  让我欣慰的是,我的“真”系列图书,得到了读者的喜欢。关于我的版税,我想说的是,第一本书,我其实拿的是稿费。后来多少次的加印,都和我没有关系。后来为了符合我作家的身份,我的书在作家出版社出版。当时韩寒也在那里出版,他的版税是百分之十二,而我的版税一直是百分之一点二。马兰和我都觉得,能让读者喜欢,已是我最大的荣幸。我将我让出的版税点折合为便宜的书价,是读者受到优惠。比如我的《霜冷长河》,如果我没有让出我的版税,这样一本文学和史学交汇的巨作,定价将势必超过一百元。虽然我的书超过一百元一本,对销量也没什么影响。但是,为了让中国文化能够普及,我还是这样做了。

 

  郑先生可能因为没有受过大学的教育,所以对于计算不甚精通。郑先生的童话,我隔壁邻居的孙女非常喜欢。我们的受众群并不一样,我的受众群是隔壁邻居孙女他妈和他妈的老公。一位已经退休的国家的部级干部曾经对我说,余教授,以前我工作的时候,不知道,一个国家的文化可以写的这样的好看耐看。所以,从某种意义上,郑先生是在写童话,而我是在写神话。

 

  我的心愿一直是能够普及中国的文化。让我胸中所吐纳出的感受,为我的读者所分享。我也将一直这样做,这样普及文化,一直普及到普吉岛。

 

  就此搁笔。

  忘了写一句,再次提笔

 

  谢谢。

  再搁笔。

 

  余秋雨  

  12月22日于北京秋雨楼爱兰书房

 






























 

 

 

 

 

 

 

 

 

 

 

 

  以上内容纯属虚构 韩寒12月22于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