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

 这几天日子过的迷糊,觉得白天短暂。对我而言,最恨假日。我的每天都是假日。但真正的假日在哪里都要排队。我最讨厌排队。

   

后来我去唱了歌,朋友的朋友唱的真好听。听的真开心。当然,主要是我很少听过有生物唱我喜欢的那些歌,基本上“那一夜,擦干眼泪陪你睡”就是主题。于是强 迫人家唱了两次《太多》,一夜两次太多,不算太多。今天的背景音乐就换回《太多》吧。谢谢她唱这样安静的歌曲,纵然外面还有人在打群架。

 

我一个好朋友的孩子在12月24日满月了。大摆酒席。现在嗓子有点不舒服,好像要感冒。但相比起另外一位重发烧的朋友,算是幸运。

 

我们这里的豪华电影院开了。我去看了伤城。整个最大的厅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这就是传说中的包场吗。我说我要去个厕所,片子甚至能为我停下。黄 金甲真是部很一般的片子。但很多观众觉得看的值了。因为排场大。他们花钱不需要看到触动自己心灵的东西。如果让大家去看张艺谋的〈活着〉,可能大部分人会 觉得不值。和伤城不一样,看黄金甲的时候周围都是人,后坐还不断说,胸真大,瓜子壳全喷在我后脑勺上。所以,我收回前两天说的话,不能因为最近中国的电影 实在太差了而降低标准。

 

新年要过去。我总不愿总结。无论太多还是太少,为什么要把一个时间强行作为一个了断。事情还没完呢,我总结什么啊。

明天就要去测试赛车上的新东西。任务是务必开坏,试这东西的极限承受力。可每次似乎试车的时候从没问题,一比赛就坏了。真有性格。希望明年似今年,因为能写这句话,至少今年还健在。健在真是很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