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问安全期,就是没文化

  昨天晚上我看了斯诺克大师赛的决赛,中央5也破天荒转播,唯一的遗憾就是解说如果换上上海电视台斯诺克基地的易男和那谁(我一时记不起来),比赛就会更加精彩。所以整场比赛我都是戴着耳机听音乐看的。

  丁俊晖和沙利文都是我灰常灰常灰常灰常灰常灰常灰常灰常灰常灰常喜欢和崇拜的球员。写书的我只有喜欢和欣赏的,完全没有崇拜可言。而他们都是天才,我热爱一切天才。如果让我发现写东西的天才,我会不遗自己微力将他托起,但话说回来,天才是不用别人托的,都他妈从天而降的,而蠢材怎么扶都是歪的。

丁最后输了,有个球迷一直在背后骂他,骂了几个小时。这要是彪悍点的球员,早拿杆抽人家了。这运动给你一根杆,不光是用来打球,还是用来打人的。如果丁在我的博客里多看看评论留言,看多了各种千奇百怪恶毒的辱骂,心情就肯定不受影响。对付这些骂人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只要我过得比你好。你越骂我还越好。施骂的肯定得崩溃。就比如哪天我拿了诺贝尔和平奖,估计要崩溃一大片。

  我真是相当喜欢丁和丁他爹。相比起朗和朗他爹是完全不一样的。丁成为世界冠军,没用国家一分钱。国内也有很多人骂丁,说丁没文化,这些人就是傻逼,你以为混个大学文凭就叫有文化,大学生坐个地铁没让座一样是没文化,博士开车晚上会车开远光灯就是没文化,大学教授搞个女生不戴避孕套不问安全期直接射里面就是没文化中的没文化。但如果一个文盲能下水救人,就是有文化。文化和文凭完全不搭界。每个人知识都有限度,我问你汽车倾角和前束对于车的操控有什么影响,清华大学汽车专业的都得瞎了,我问你发动机偏时点火涡轮迟滞英语怎么说,英语十级的人给你本词典你都翻不出来。这些都还是专业对口,我要问余秋雨,汽车马力和超级玛丽有什么区别,余秋雨下场就和那些青歌赛选手一样。就像我上次看到王三表写中青赛里一段,余秋雨问羊倌一问题,人家没回答出来,余说,这么基础的文化知识你不应该不知道啊。其实公平起见,放羊的应该也问余秋雨一个问题,母羊怀孕几个月生小羊。你不是有文化嘛,你回答吧你。

文化就是生殖器,人人都有,有用的时刻才掏出来的。但这年头有些人,往正宗的人中一看,嘿,还突起一块,于是就成天把生殖器露在外面,觉得所有人都在看他,很得意,然后还得上街问那些包着的人——哎,兄弟,你有吗?我怎么没看见。

就你那尺寸,得了吧,你走近看看,你以为我围在脖子上的是围巾吗。

运动有运动本身的文化,所以,一个运动的世界冠军就是这种文化的最大成者。你以为就你念的那点破教科书叫文化。别丢人现眼了。你若只有这点认识,别文化了,赶紧火化吧。

 

  上个大学算什么,再加上现在扩招了,如果我要去骗个文凭,按照我的不算丰厚经济能力,国内外的大学就已经像妓女一样,站一排随便我点。上一半发现不对胃口还能换。所以上个大学有什么可光荣的啊。别拿大学和文化说事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做人要往飙悍了做,不要往谨小慎微了做。飙悍的人就不用骗文凭,文凭反过来就要去骗他了。丁最后还是去了交通大学。但还好我没能被什么大学给骗去。你大学给我多少钱啊我还得去大学。

 

  世界上逻辑分两种,一种是逻辑,一种是中国逻辑。一帮毫无成就的人居然还指责一个世界冠军的教育模式有问题,就是中国逻辑。昨天换个号称有文化的人上场,估计还一直以为后面的那个骂他的观众在给他加油呢。丁这次打了一杆147分满分,得了将近50万人民币的奖金。我看见网上居然还有人骂。你以为练147分钟就能打147分啊。谁都会心理不平衡,但这样变态的心理不平衡,难道真是中国教育的对人类的畸形培养的产物?人家为了打球,在丝毫没有看到希望的情况下,把老家都卖了,举家去广东。你没这魄力赚不到钱就闭嘴。中国人就是这样,恨不得所有运动员和写书的都穷死,穷的在街上要饭,靠政府补贴过日子,然后那些一个月拿个几千块钱的就可以假装同情同情安慰安慰。当个局长之类家产上千万倒是没人觉得希奇,都觉得是应该的。这是多么可怕的中国逻辑。人家拿个几十万奖金(还是国外的奖金,如果国内发的,肯定又要有傻逼叫唤,这钱干嘛不去支援希望工程啊)就叫声不断,说人家凭什么啊,凭什么,就凭你不能。你为什么不能,因为如果今天你死了,明天就有无数人可以顶替你。

  但是,昨天发现丁原来以前都是在装酷呢。他其实还只是一孩子。我看得“心都快碎了”。丁打球的风格我太喜欢了。沙利文也是老天才了,他那份上,荣誉已经无所谓了,纯粹玩了。而且昨天沙利文很有风度和魅力。我太喜欢这两个天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