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不点的大不列颠

前几天看到一个新闻,大意就是一个少年,要去英国念文学,接受纯正的英国文学的熏陶,争取早日拿到诺贝尔文学奖。我们看看一些报纸与摘要:

  

“巴金之后,中国没有人能称为文坛大师,但这样的情况不会太久,下一个大师也许就是我”,小学三年级开始写小说、至今已出版4部作品的山西少年作家李某昨日到成都参加雅思考试,他的目标是到英国爱丁堡主攻文学,为此他甚至没有参加今年高考的报名。李某的计划是,在英国一边研究文学,一边写作,诺贝尔文学奖已成为他到英国后的最大目标。

我是看英国文学长大的,所以有种特殊的情结在里面,将来我会花四年的时间去尽量读完大英帝国博物馆里的藏书,希望以后能用英语翻译自己的作品让世界读者都能看见。

 

 

 

首先,我严重质疑一个将巴金称作大师的人的品位。不过,这也难怪,他是接受了纯正的英国文学熏陶的人,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不了解祖国的行情也是正常的。

从小到大,我一直挺佩服那些研究文学的人,虚无缥缈的文学有什么可研究的呢。可还真有人研究,而且中国现在似乎干这行的都不错,红楼梦和论语或者三国基本没什么人看,但研究这三个东西的人写的书大家却看的特别欢。可能跟当年看《文化苦旅》似的,拿手里边磕瓜子边看两眼回去再跟同事掰几句,那可是相当有文化。

这位少年就要去研究文学了。虽然他出身在中国,但是,他从小不点开始就看大不列颠,他自己都觉得高人一等。当然,他觉得自己看得那些方块字的“哦,我的上帝,请告诉我都发生了些什么”是英国文学,那我们就把他当英国文学吧。可是你读完了“大英帝国博物馆”(不就是英格兰的一个博物馆嘛,用说那么唬人嘛)的藏书,和诺贝尔文学奖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可怜的中国作家,中国导演,已经被诺贝尔和奥斯卡逼傻了。我建议这两个奖项特设给中国的奖。如是男艺术家,可给安慰奖,如果女艺术家,可给慰安奖。每年必须准备二十个专门给中国,要不然,多少中国做艺术的人得走火入魔啊。

  我不明白,我们有什么可遗憾的。我们的汉字的博大真是字母不能媲美的,这点我都不用说,我本人一直抗拒自己的作品被翻译成英文,到现在我的八本书,我非常自豪的宣布,我一个英文版权都没有授权过。因为我不相信有好的翻译可以把我的书翻好了。高晓松去年要起诉我,我一句“高处不胜寒”就把事情概括了。不知道这个怎么翻译。虽然一个英文版权都没有给过会少赚很多钱,但至少省了恶心到自己。诺贝尔奖我也喜欢,因为奖金很多。但如果有人说,你的作品被某个诺贝尔评委看中,只是您的中文有些地方外国人不是很理解,需要我根据英语的特点重新改动一下,我的答复就是三个字,去你的。我想如果那天我们某个山西挖煤的老板拿出1000万美圆,设立了世界挖煤文学奖,我想,也得有很多著名外国作家要遗憾没得到挖煤奖。虽然1000万美圆在国外畅销作家眼里不算是个大数字。我也相信,很多中国的贱骨头作家真的不为钱,是冲着名誉而去的。他们意淫着自己有朝一日得到奖都要偷偷笑出来。我都能看出这个作家的作品是模仿诺贝尔上届的风格,这个作家的作品是为了让张艺谋看中这小说再拍个电影,这个作家追求低点,只想要个矛盾文学奖。不少中国著名作家就这点出息。

 

这个少年以后要用英语写作了,而且19岁,写作的目的就是为了诺贝尔,并且他相信,中国下一个大师就是他自己。

年轻人,告诉你,在大师眼里,任何奖,都是小小的不挂齿的,大师行事的目的更不可能是为了一个奖,大师也不是受到一个评委会肯定后就成了的,大师更不会为了一个奖去放弃母语(以上大师称号不包括尊敬的评委老师)。虽然现在中国作家水平够差的,而且还闹腾喧哗,但不能否认中文的魅力,现实情况就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身在福中不知福。告诉你一个从新闻上看来的秘密,诺贝尔奖这两年经济上一直有点问题,说不定某天诺贝尔奖就挂了,到那个时候,您这位用英语写作的中国准大师,这个不为自己也不为读者(为读者写作其实已经够贱了)而为一个奖去写作的大师,世界观和人生观会不会崩塌呢。

想必在英国文学熏陶下的你,第一个反应肯定是:哦,我的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