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的敏感和虚伪

 王蒙先生在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第四次全体大会发言时,批评了我国运动员在奥运会赛场上的一些不文明表现。他说,切不可在赢了比赛后联系到种族、肤色、眼球颜色、洲籍等国际政治中极其敏感的内容。他不点名批评了一位田径运动员在赢得金牌后“证明黄种人是能跑得快的,亚洲人是能跑得快的”。他说,这样的说法在欧洲肯定会受到起诉。当他谈到雅典奥运会上我国一位运动员在外国运动员失误获得冠军后,回答记者“这次获胜是否有偶然因素?”提问时说“不,就应该我得金牌。”
  王蒙先生认为这虽然是一个回答方法,但有些粗糙。他替这位运动员设计了一个回答,“是的,某某的实力甚好,他本来有条件夺冠,我为他的失误感到惋惜,我们今后会有更多切磋交流的机会。至于夺冠,任何人仅凭运气和他人的失误是得不到金牌的。”他认为这样的回答会更好一些。

  我觉得,像发言这事情,有言则发,无言不要硬发,否则发得大家都无言。王蒙这发言实在是吃饱了撑的,也充分展现了中国作家的虚伪。首先,作家出现在政协会议上,已经是一件很搞笑的事情。当然,中国特色,也就算了。但他的发言实在不敢恭维。

  王蒙的不点名批评首先就是一件虚伪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是刘翔,记者马上就打电话给刘翔而不是贾平凹。还好刘翔知道王蒙是谁,要不肯定被大家一阵骂说刘翔没文化。这要是丁俊辉,估计要把王蒙和赞助他比赛的蒙牛给混淆了。但其实刘翔不知道又何妨。我真想问问王蒙知道不知道格恩霍姆是谁,如果他不知道我们可以不可以说王蒙没文化呢?凭什么作家就代表文化?作家还代表傻逼呢。运动就不是文化?这是题外话。

  作为运动员,中国运动员已经是非常谦虚的了,我看的体育赛事非常多,自己参加的也非常多,王蒙先生可能不知道,冠军一定是嚣张的。可能某些场合,大家会比较客气,但比赛还没开始嘴仗就可是打起来了也不在少数。我丝毫不觉得刘翔的话有什么问题,因为王蒙从政,敏感惯了,所以才觉得这是一个敏感说法。其实在国外谁在乎这个啊。我是乡下人,没去过欧洲,但我知道,刘翔这几句话在欧洲肯定没人起诉。我也没见得这几句话引起了什么国际社会的巨大不满了。相反,外电都是一片赞扬,外国人都为我们高兴,我们居然还自己吓自己。还是那句话,除了敏感的中国人,谁会这样上纲上线啊。

 

  在王蒙心里,刘翔应该这么说:奥运会,也叫奥林匹克,奥林匹克的精神,是团结(停顿三秒等鼓掌),是互相促进。今天很高兴,在这个赛场上,在各国运动员的帮助下,我侥幸获得了冠军。如果再比一次,冠军可能不是我,是他,是他,是他他他。获得这个冠军,充分说明了,我国的体育强国,全民健身的方针是正确的。最后,希望大家还是能够赛出风格,赛出精神。

  这样说话,赛出精神是够呛,赛出精神病肯定没问题。

  运动员在胜利后,比赛前,喜悦和压力不是现在的王蒙能体会到的。王蒙也说,不要把比赛提升到政治高度,那你怎么就把运动员的感言提升到政治高度了呢。一个运动员,连感言都跟官员开会做报告似的,欧洲是不会起诉了,估计嘲笑都来不及。

  至于第二个例子,王蒙就更加胡闹了。虽然是奥运会,但人家拿了金牌喜悦一下你还管啊,什么叫“是的,某某的实力甚好,他本来有条件夺冠,我为他的失误感到惋惜,我们今后会有更多切磋交流的机会。至于夺冠,任何人仅凭运气和他人的失误是得不到金牌的”,这话太可笑了,在世界顶极的比赛里,大家水平都差不多。很多的冠军就是凭借发挥,运气和他人的失误得到的。运动员几乎从来不为对手的失误感到惋惜。这是大实话。你失误了我还求之不得了,我逼你那么紧,给你那么大压力,等的就是你失误,任何运动都是一样的。现在你终于失误了,而我没失误,我就赢了。开心还来不及,谁来惋惜你啊。

赛车或者别的运动,都有一个很重要的心理调整,运动员肯定知道,就是在别人失误以后,自己别太高兴了,导致心态波动,自己也失误。这辈子就没听说过看见对手失误了以后难过的不能自己的。除了对手的失误会涉及到对手人生安全以外。

既然都是大实话,为什么说那么虚伪。是不是非要刘翔对着王蒙的面说:“王老师,我跑的还不够快,哪有您快”,王蒙才高兴。

 

所以,王蒙不要以政客之心度运动员之腹,也别觉得他们粗糙。你其实就是觉得他们没文化,你觉得没文化没修养这词比较粗糙,不符合你这样身份的人使用,所以改用了粗糙。他们的手和嘴可能粗糙了点,但总比大部分伪君子的手和嘴是肮脏的好。一个没有性格,没有信心,没有杀气的运动员,基本是不可能成为冠军。可能他们说的话好听了,但连冠军都拿不到,光那几句鸟话说好听了有什么用。

况且,在中国人理解里,好听的话就等同于废话。

太奇怪了,一个著名作家居然出来教世界冠军怎么虚伪和扭曲的表达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要不然就给你上纲上线,说你的不文明行为引起了国际社会上的恶劣影响。

王蒙太敏感了。作家应有的敏感,你看看你都用到什么地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