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卫与荒唐

  前几天帮徐静蕾的《开啦》写了个专栏,这是我提出来的,因为最近在赶小说,很难分出情绪去写一个东西,还不如回答问题利索点。性专栏也特别有意思,还能借此讽世。但不幸的是,由于没有随文配备翻译,很多卫道士没能看懂。比较可笑的卫道士说,这个东西要交给性学方面的专家来回答。我应该摆正心态,像上次那篇写马的文章一样,谦逊向读者请教,这样才比较好。
  这都是中国的语文教育害的。
  今天看见报纸说我误导青少年,希望新闻出版署监管或者处罚。因为上期有个问题问我,“你怎样看待现在未成年人的性早熟现象,以及一些小男生小女生过早偷吃禁果?”我的回答是:“完全支持理解,但需要做好防护措施。”
  他们说,我的回答太刻意前卫了还很荒唐。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你们要说这前卫也没办法,那只能说明你们太后卫了。我不知道现在的人是不是这么容易就被带到沟里去,动不动要拿误导来说事呢,我在专栏里以我的理解说男性生殖器的合适长度是20厘米,怎么没见那些专家去拉长一下啊,这说明你们还是有脑子的嘛。或者某些人本来就喜欢借光明的口干卑鄙的事。此外,《今,日教育》杂志的主编说,绝大部分教育界的人士都不会赞同。
  这太好了,依照我的经验,所谓教育界的专家大多都是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猖之人,什么事能得到他们的赞同肯定不是好事,就好比现如今什么电影通过了电影局的审查肯定不是好电影一样。
  十八岁是法定的成年年龄,但我经常听见感叹说,我十九岁才开始谈恋爱。然后众人诧异他起步怎么那么晚。中国的特殊情况是,很多家长不允许学生谈恋爱,甚至在大学都有很多家长反对恋爱,但等到大学一毕业,所有家长都希望马上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而且最好有一套房子的人和自己的儿女恋爱,而且要结婚。想的很美啊。
  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早恋或者偷食禁果。无论什么样的年龄,只要双方喜欢,心甘情愿,任何的感情或者性行为,都是天赋人权,那是人类最大的权利,是不能被别人干涉阻止的。 这就是我前卫荒唐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