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高考作文和绝代天骄

有一条假新闻的是来自重庆

韩寒昨天在记者采访时却一反常态的表示,“我从没说过高考和上大学不好之类的话,我还曾一度因为没去复旦而后悔过,但这些都不重要了。我只是说过,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或者说证明自己的方式,而不一定就非得要通过高考,很显然,高考确实不适合我,但并不意味这不适合于大多数人。在没有找到更好的选拔人才的方式之前,我认为高考还是可取的。”

 

记者也是根本没有采访过我,自己为了证明自己文章的观点就意淫想像了和我的对话。我到现在都一直在庆幸自己没去上大学,而且我觉得高考是一定要改革的。我将继续不遗余力的说高考和大学的坏话。我很早前就说过,现如今的大学像妓女一样,只要有钱,全国所有大学都乖乖排成一排随便你点,想上哪个上哪个,愿意多花点钱甚至可以几个一起上。氛围不同了,别再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十几年前大学生还吃香,但那一批已经是绝代天骄了。所以,还是抓紧时间学点真本领和真手艺吧。

当然,厦大有钱也不能上,那的学生还真的都是吓大的。

 

另外,最近很多记者问我关于高考作文的看法。我的看法是,作文就是很傻的东西。高考作文肯定是集所有大傻于一身的。我们的作文讲究的是培养狗奴才,而不是真性情。议论文这样变态的禁锢心智的文体势必会随着作文一起被淘汰的。在教育的目的里,作文从来不教你怎么写文章,而是教你怎么不会写文章,作文写的越好,文章写的越差,理解别人文章的能力也越差,眼光就越短浅,思维就越僵化,见识就越狭隘。于是,教育又成功的如教育所愿,把一个识字的文盲送进了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