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我没有

  这一年,看了很多留言以后,发现我们的很多国民真是非常奇怪。
    有时候,我说,在你懂得爱以后,和你喜欢的人做爱是天赋你权,别人不能干涉。很多正派的人说,不行,我没有这个权利。并且反问我说,如果6岁的你儿子搞了3岁的我女儿怎么办?你真是难倒我了,我脑子里从来没想到过这样猥琐的假设。
    有时候,我说,写作其实是你们的与生俱来的才能,会说话以后每个人都会写文章,不是靠在学校写作文练出来的。很多正派的人说,不行,我没有这才能。并且反问我说,你如果没学过写作文,你怎么能把词语连成句子呢?
    有时候,我说,逻辑思维能力其实不是数学带给你的,是你作为一个人生下来脑子里就自带的。很多正派的人说,你放屁,我不自带,我是知道了阴影部分面积——也就是阴部面积之后才掌握了逻辑思维能力的。
    你们真是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啊。
    
    总之,当有人告诉你,你有这权利,你有这能力,人们都会说,我没有,你别毒害人。
    但是,也有例外。比如以后有人告诉说其实大家是可以说“不”的时候,大家肯定会欣然接受。不过只限于对那个人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