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了

 首先是要对小四抱歉一声,其实那爆我料的学生根本不是你的粉丝。你的很多粉丝虽然傻,但好歹纯朴。那人太怂了,把博克的文章全删了(幸亏都留了证据),先 栽赃媒体说是媒体断章取义了他想象的一个作品作成了新闻,最后习惯性栽赃的把博克的名字改成“小四”就跑了。你有胆子造谣怎么没胆子对质呢。你这样敢做不 敢当,你们班级里哪位女同学愿意把忍痛拔腋毛给你呢?但《二十四小时》里的CTU告诉我们,科技是很发达的,肯定能把你找出来。
     但是纵然这样,我还是不赞成网络实名制的,以后专家在讨论是否要网络实名制的时候别用我被诽谤这例子来说事。我宁可自己倒霉点,但也得坚持一向的看法。在 网上骂人是没办法的,世界各地的网络都是这样,世界各地的现实生活也是一样的。就像写文章可以用笔名一样,网友是有权享有隐私的。我可以完全不知道对方是 谁,但如果对方利用匿名触犯了法律,有人来管就是了,这不构成实施实名制的借口。但是居然有专家说我反对实名制是替自己的利益着想,他老昏头了,我从有网 络到现在就是一直实名的,按理说你去实不实名根本不关我事。再澄清一件事,我身份证上的名字就是韩寒,这不是我的笔名。某次赛车的时候我在宾馆签单的时候 签了我们车队后勤负责人“左菲”这名字,服务员特别激动,说原来我的真名是左菲,韩寒是我艺名。不知道这谣言传出去没有。其实我不叫左菲,我叫苏菲。
    海岩和海南香蕉的造谣者都没抓住,当然,中国的国情是,你不能对县长造谣,一造谣就要抓起来判刑,其他都可以,反正也没人管,连立案都不行,关于网络造谣的立案需要有具体的造谣者,但要去查找造谣者就得先立案才能获得权限。这真是个大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