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国旗太坚挺

今天看见新闻,系统过滤词,去世了,不评功过,这让我想起他在上海做领导那会儿我正在念初中,天天听见他的名字。

   

  不过我由此想到,只有当国家的过滤词们去世的时候,我们国家才会降半旗。而民间似乎任何重大的事故都没能降过半旗。我也基本从没见过半旗,唯一的一次就是上学的时候升旗升一半滑轮卡住了,但那个属于升半旗,不属于降半旗。纵观别的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被严重剥削的资本主义国家,凡是国家人民的重大伤亡,都会对人民降半旗致哀。当然,你可以理解为,这只是一种形式,那中国人不是最爱在形式上做文章吗,希望哪天中国也可以为人民形式一下。

  当然,我们得科学严谨,制定一个人数,比如重大事故一次性脑死亡一百人以上,降半旗向人民致哀。在我们国家,这个人数一定要制定的很高,至少要是其他低素质国家的十倍,一来显示我们的半旗,是比其他国家的半旗有着更高的含金量,二来,依照现在的安全生产和交通状况,如果人数制定低了,恐怕国旗就很难有升上去的机会。

  因为从来没有为人民群众降过半旗,所以,可能在感情上,政府一时会难以接受,我有一个中国式的办法,可以把旗杆的高度增加一倍,这样就两全齐美,降半旗的时候也在正常高度。这样一来还有个好处,可以极大的满足我们国人那点可怜的民族虚荣心——对不起,那叫民族自豪感。人家国歌放一遍升到顶了,我们国家旗杆长,民族高度高,国歌得放两遍才能到顶。

  当然,我还是希望为人民降半旗的那天不要到来,那得是多大的事故啊,至少得是两架747撞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