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2,关于底盘的扫盲

1:今天的比赛结束了,王睿和我分别得到第一第二,起步第一个弯道我就超越了排在第二的基亚车队的郭海生,但在这一圈的最后一个弯道,我从反光镜里居然没看见他,我以为他车出状况退出了,就很放松的进弯了,结果他就在我的旁边反光镜的盲区里,一下卡住了内线,把我又给超了,是我自己太粗心了,之后就一直跟着他,但不能跟进,因为离开他的车一旦在10米以内,缺少了新鲜空气,我的机油温度就直上130,又要报警(上场就是因为这个一直机油温度高所以损坏了引擎),我想在后面1秒多种的位置给他施加压力,这样他的车可以一直在极限的情况下工作,比较容易出问题.而这个距离我的车机油温度也正常,相对驾驶也比较轻松,这个时间我有把握在两圈以内可以逼近到他的车尾.如果他的车正常大不了再尝试能否超车.但倒霉的是,我的车先出了一点状况,到第五圈的时候居然刹车几乎没有了,于是我冷却了刹车2圈,刹车又恢复了正常,我又逼近了对手,在我的观察下,他的轮胎似乎抓地不行了,在第20圈的时候,在队友黄佳俊的功劳下,我很顺利的比计划快的超越了对手,从此和王睿一直保持4秒左右的距离,我就放慢了速度,王睿也放慢了速度,大家保护赛车一起到了终点.事后有点后悔把尾翼拆了,实在是有尾翼的车要好开稳定安全很多,今天的驾驶冒了不少风险.但这次中央5的直播比上海站的时候好了很多,比赛结束以后,大家终于都能知道名次了,而且场上的情况也基本能够了解.人家小气归小气,但还是有进步的。
   2:关于我们车队的"违规底盘"一事,我进行一下扫盲.去年对手一圈比我们快3秒,我们忍辱负重,向对手学习,今年终于做出了新款赛车,比对手快了半秒左右,但有些人似乎很不高兴.外面遥传我们自己开发了一个"违规底盘",这明显就是外行话.开发一个底盘的价格至少需要一亿人民币,而且就算是世界大车厂,也需要几年才能开发一个底盘,一旦开发了就要几种车型一起沿用十年左右,生产出几百万台车,这才能保本,我们哪来的钱和时间和能力和平台去为两台只用一年的车开发一个底盘,这个谣传实在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居然也有人相信,你们知道什么是底盘吗?你就算拍一亿人民币给我们,三年时间都做不出一个能装车的底盘来.你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事实上,我们只是把后面的悬挂改成了独立悬挂,独立悬挂是现在很多车使用的悬挂,这样改是为了方便调校后轮.这是一个不算复杂的改装,只是别的车队没有想到,这也是规则允许的,规则只规定不可以改发动机工作原理和驱动形式,其他没有限制,所以,人云亦云说我们违规的人,请了解一下规则.连记者和观众都知道违规的车还能参加比赛吗?千万不要说出"开发了一个违规底盘"这样业余的话来,而且,就算我们开发了一个底盘,也不算违规,况且你们相信一个中国赛车队开发的底盘能比德国的车厂研发的底盘强?这话说出来虽然伤国人感情,但在这方面,我们的确要认清差距,建国以来,我们的汽车工业连一个象样的能拿的出手的汽车发动机都没能做出来过.不要说我们会慢慢进步,不要说我们刚刚起步,差距就是差距,别人难道已经死了?就不进步了?这是永远的差距.我们有别人赶不上的眼红的东西,比如四大发明和油条臭豆腐,永远不要想着在任何方面都能赶超别人,有时候要认输,因为体制和人才选拔模式的关系以及中国独特的人际关系处理方式的原因,我们的汽车制造业永远不可能超过德国(欧洲)和日本美国.很多纯国产汽车只是打着爱国的名义赚钱而已,可笑的是他们最忽视就是车辆的安全性能,我一脚都能把车架给踹变形了.这就是对所谓爱国者的回报?不过这点倒是很形象,因为历来真正的爱国者,大多都是被他们爱的东西害死的.我们的造车哲学都那么的富有政治象征.这不是崇洋媚外,这是不自欺欺人,不好意思,大实话,不太好听.但的确其中差距就像JK罗琳一天的版税就是我们国家作家首富余秋雨130年收入一样大而弥坚.
  以上文字供赛车媒体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