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

(本文请勿推荐,谢谢)  

  近有朋友问我是否要参加上海书展的什么活动,我对此完全不知情,我甚至不知道上海有书展。莫非是主办方先展后奏?我还特地去网上查了一下,没看到相关活动事宜。不过知道了上海的确有个书展,但我在珠海比赛,等我回去以后估计书展也闭幕了。所以,我肯定不可能参加书展任何活动,也将永远不参加任何书展的任何活动。

  最近也有朋友问我是否很穷,揭不开锅,我觉得很奇怪。看了一下新闻,终于发现了原因,有新闻说我在博克上追债,因为赛车花了很多钱。事实是,半年前我的确有一阵子很穷,发表了一篇博克催债的。但那是半年前的新闻了,怎么被人翻出来当成上礼拜的事情了,而且那报纸还捏造了我接受了采访。那报纸怎么没写个新闻说我居然上周退学了呢。其实现在赛车的工资和奖金收入也是我收入中重要的一部分。我比赛已经赚了三年的钱了,虽然不多。所以,请媒体的朋友们再也不要意淫我出任何作品都是为了补贴赛车费用了,我见过无数这样的想当然报道。我是好车手,请我开车是要付钱的。如果换你们去开当然得倒贴一百万一年了。而且还要接受赛手培训,如果你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教官还是我。当然,我很幸运,居然能从写作和赛车这两个普遍不可能赚到钱的行业里养活自己。下一个行业我也一定要做普遍大家都赚不到钱的。看来我只有走歪门邪道才能比较顺利,买个基金之类估计肯定得全国首亏。

  不过这两个假新闻联系到了一起,记者联想说是因为我没钱了所以参加书展活动来挣出场费。我可以很问心无愧的再说一次,从1999年2007年,我参加的所有活动,都是处于公益和义务或者帮忙,从没拿过一分钱,甚至都不怎么报销路费。但说不定以后会看情况了,我要么免费,要么很贵。因为我发现往往越替人家着想,人家就越不把你当一回事。想请我参加活动吗?往返头等舱,三张机票,我左右不能坐人。五星的总统套,清空楼下楼上两层。出场费一百万,代言费一千万。10缸以下的车不要来接我。并且得准备三台一样的一起行驶,以防暗杀。保姆车必须安排,我得安排给我保姆。

  明天试车,今天得早点睡觉。酒店的明早的免费班车最晚就到九点半,晚了只就去不了赛车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