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

 因为脚伤的原因,这次的北京场地赛我星期六才开始试车,据说那天是中国的无车日。出门就堵车了。到了赛车场还差点错过了第一次试车。下午直接就排位赛了,赛车的情况还算不错,在世界无车日上得到了一个反动的赛车杆位。哪天我的右脚还是有问题,踩刹车没有感觉的回馈,练习还冲出去了一次。后来就一直不大能踩动刹车,估计就是因为刹不住,所以才比较快一点。今天比赛也很顺利,做出了全场最快单圈,最后也得了冠军。我琢磨着我应该下车假装脚疼并且晕倒,这样就是一部主旋律励志片。
队友王睿一开始给了我一些压力,在后面追的很紧,后来他有了一个失误,就拉开了距离,最后他换档机构又出了问题,只得了第四,不过车队终于提前一场获得了年度车队总冠军。感谢车队和维修技师的努力,以及今天来现场的一些朋友们,以及北京协和医院的外科急症医生帮我拆线。
  这让我想起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想换药都很艰辛,首先,外科在三楼,伤胳膊断腿严重点的估计得死在路上,但最神奇的是,周六周日医院的医生都不上班,不营业。你见过周末没医生的某直辖市第一人民医院吗?周一白天有事,晚上走急症去换药,医生不让换,说急症没这个项目。我说我只要换个纱布就行了,医生死活说换药室已经关了,不能操作纱布和橡皮膏等项目。莫非急症来这里的外科病人都是消毒一下然后敞着伤口就回去了?最后还是去了药店买了一堆东西,后来都是自己换的药。看来还是不求人比较好。我本来想不求人自己拆线来着,但实在不知道怎么拆,哆哆嗦嗦去了上次缝合的协和医院,说我实在是门诊的时间过不来,明天就要坐飞机了,时间已经超过,医生考虑了一下还是帮忙拆了。本来去医院的人都挺不方便的,我已经算是最轻微的情况了,而且自己还有车,算是不便中的大便。所以有时候举手之劳,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紧急的情况要处理,医生应该人道主义一点。
  出协和医院的时候看见几百人人在排队挂专家门诊,有的据说已经排了几天,觉得非常心酸。里面有的是家属代排,有的是专业排队,有的是病人自己在排,至少还得等10个小时才能看上病。如果下雨,就得淋了,既然协和医院的专家像超女一样吃香,两次去都见排这么长的队,我觉得至少应该做个遮雨的。
  跑题了。过了今天就26了。我的观点还是和我爸一样,虽然今天的生日很开心,但如果生日不开心也别落寞,人的生日其实只有一次,就是你生下来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