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申明

最近在市面上发现我的杂文集子,名叫《坛》,为伪书。我本人并没有出版过这本书。这名字本来就是以前一本书的暂定名。因为和汉图的官司纠纷一直压着没有出版。出版了就要调解,但我一心想要对方输。结果和我想的一样,又被别家莫名其妙出版了。
  这真是美好的时代热情的国度,一半时间用在写书赛车玩睡觉上,一半时间用在发申明辟谣上。你说你说要出书了,马上会有好心人帮你写一本出版了。既然好心人这么多,相关文化部门也只负责告诉作者这个不能写,不负责告诉盗版者这个不能干,那这本书我就不出版了。叫《坛》这个名字的,全为假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