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聚会

上周六是我初中的同学聚会。因为我没文化,学上的少,所以同学普遍比大家要少两批。高中同学聚会对我来说是比较费脑子的,因为我念了两次高一,都只有一年,每次进门前都要拉一个熟悉的同学偷偷把其他名字给问齐了,要不然叫不上来影响恶劣。初中相对好点,毕竟满了三年。 
   这次的同学聚会安排在原来的班级,还请来了班主任蔡老师和彭老师。我赛了四年车,中风中浪里也算过了七八年,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很不错,但在楼梯上看见蔡老师的一瞬间,还是腿软了一下。看来很多小说和电影里一直强调的“童年的影响”还是有根据的。为了不罚站,我本年度第一次参加活动没迟到。
   这次一共来了20个女同学和9个男同学。当年我们班级是特色班,我第一次中考考了三门总分273分,平均91分一门(满分100分),我回家兴高采烈告诉父母,肯定有年级前十名,结果排名出来是班级第四十二名。从此以后我就自暴自弃了。
   9年以后,我突然发现,其实我们班级的女同学还是普遍很漂亮的。依照现在我见过了许多美景,我见过了许多美女的标准来看,都很不错。奇怪的是当年我怎么没发现呢。可能当年我的注意力全在我的隔壁班级,十三班。当时我信奉兔子不吃窝边草,然后老师为了更好的监控我,又把我的座位安排在第一排,所以好马不吃回头草。现在想来,真是毫无意义,我既不是兔子又不是马,两个莫名其妙的动物吃草的癖好关我什么事。
   开始的活动内容是抽到的同学上讲台抽题目,按照题目内容回答问题或者做完成一个动作。我一直没能被抽到,两位主持看着不爽,说我一定要主动上台抽题献丑,结果我上台抽到的内容是,你有权问现场任何一个同学问题和让任何一个同学做一件事。
   吃完饭,组织者建议玩杀人游戏,提出去小公园的亭子里坐成一圈玩,我一时没弄明白是什么路子,连一直寒的我都觉得有点寒。后来改在KTV里进行。我打电话问我父亲本地什么KTV大点。因为我们小镇很破,没什么正规唱歌的KTV,所以很害怕到了KTV要派发小姐,我们29个人,发29个小姐,58个人一起玩杀人游戏,而且小姐又全穿一个样,难度有点大。进了门才放心,因为我们这里实在太破了,连小姐都没有。
   刚要开始,我事先咨询过正KTV场所的父亲又打来电话,说,赔唱的小姐一百块钱一个啊,不用多给。
   从小费就可以看出我们这里的消费水平的确不高。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来,我妈应该不会上网吧?
 
   杀了几局人后,开始陆续有人回家或去约会。这让我想起了几个小时前彭老师临告别前的的叮嘱,说我们班到现在才一个人结婚,所以要加紧了,千万不能放松。务必早点结婚生子。
   我想,这话要是说在九年前,那就更有效了。但我们初中14班的结婚率的确算很低。为了证明这点,我说了一句到现在我也想不明白当时是怎么想的话——“大家看,我的高中同学,已经有不少都结婚了,初中是三年……那我的高中同学应该都比你们小三岁吧,都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