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2008年02月26日]

 昨天在上海,谈小说的电视改编权,过来和我谈的先生讲述了他阅读《一座城池》曲折故事,让我有所感动。不管最后能否成交,我还是给了他友情价。 
  在今天一早,车队的朋友给我转来一个电话,说有人找我,电话里也是一个破釜沉舟的高三辍学生,他说他一定要见到我,因为他处境很艰难。他想做一名车手,想跟着我学赛车。
  八九天前,有人问我,光荣日的2还写不写啊。说实话,我都忘记这本书了。我对这书的兴趣已经消失,书里的人自生自灭。我一直觉得事情不一定要有正式的结局。但我现在决定有空会吧这本书的结局写完。
  我很少出门玩,从十七岁开始玩,大家现在在玩的对我来说早就过时了。好玩的不好玩的我早玩够了。虽然大部分时候有大把时间,我在房间里上网看碟也未必愿意写东西,哪怕我有很多要写的。现在我却决定空下来写一些东西。未必成书,但一定成品。
  可能我的作品和生活的方式能影响到一些人,如若这样,别这样,请你们就当看戏。虽然我不会参加任何影视的表演,但其实我是一个好演员,只是没有人有资格来导演我罢了。不要学我。你让我重来,我都学不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