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2008年03月20日]

今天有记者问我关于作家免税的问题,说这个是由二月河提出。二月河的意思是作家太穷了,属于弱势群体,应该免税。后来改口说如果作家免税,不向作家征收个人所得税,能够刺激作家的原创力,可以降低书价,让更多的老百姓买的起书。
    我不很明白这有什么值得讨论的。二月河写历史,搞历史的的确很容易犯历史性错误。首先,作家的个人所得税大概是百分之十一多,在各个行业已经属于比较少的,我不觉得原本活不下去的作家把这百分之十一还给他就能活下去了。
    其次,我也不觉得作家是弱势群体,一个行业肯定又混的好的和混的差的。在当今社会的世界每个角落,作家大部分属于兼职工作。你想靠这个吃一辈子,在中国的确有点困难。连我都是兼职的。当然,比较不幸的是赛车赚的钱更加少,主职的境遇更惨。但整个作家行业还不至于那么惨,比这个惨的还大把。
    再者,我也不觉得书价可以降低。首先中国的书价是合理的,在通货膨胀的很厉害的情况下,这几年的书价和杂志价格几乎没有大幅度上涨。依照我的了解,书价中一半是书店赚的,出版方,发行方,作者和印刷制作成本四家再去分割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包括纸张的一切都在涨价,书价再降低中国的出版行业很难承受。大家一直怪书价贵,说出版社黑,其实书店是赚最大头的。中国的出版行业已经很穷了,你看那些中国的富豪,没一个是做出版的。这在全世界都是不正常的。就算给作家免税了,书价也一分钱不会跌的。就好比美元贬值了那么多,美国车却一分钱没跌过一样。
   
    最关键的是,我觉得百分之十一左右的税率不至把人逼死,也没有到影响日常生活质量和性生活质量的程度。这是合理的税率。如果作家真的免税,就将导致本来口碑很差的这个行业遭受毁灭性的差评和歧视,将是得不偿失因小失大的耻辱。作家本来讲究的就是骨气,当然现在基本上大家都没有,但好歹一成的税就别去争它了。更关键的问题是,国家收了这个税,应该用这个钱去保护作者利益,打击盗版,而不是成天研究封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