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2008年03月23日]

昨天看留言,有人说我胡说,说作家应该免税,大部分作家活的很辛苦,出一本书拿几万块钱,折合成一个月才一两千。我想说,你们太短视了,很多作家活的苦不是这百分之十一的税造成的,就算退给他,还是那么苦,但倘若你拿了这一个月一两百的退税,这个行业更加苦,你以后赚的更少。原因自己去想吧,你们的焦距只放在一米处,我也没办法。
    另外很多人反映书价的确涨了。可能的确是这样。我很多时间没买出了,但我的书从1999年卖16到20元,最低的《通稿2003》卖过9元,到了2008年,最新出的杂文集《杂的文》还是在卖19元9,而且我的小说也基本上定价在20元左右,所以对我来说,书价一直没有涨过。我会好好反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