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明明是很单纯的麽~~~~

从2006年我们的拉力赛到贵州比赛开始,就见过给车辆敬礼的小学生们,甚至还见过给车辆敬礼的成年人,我感觉自己开着一面国旗,到哪都有人敬礼,一开始我对此十分的不解。当然,我不会被感动,因为我觉得自己受不起,莫名其妙人家向你敬礼了,原因是因为我在一辆汽车里。对我而言,我对当地的发展没有做出任何的贡献,对贫苦的居民没有做出任何的帮助,你敬我什么呢。

然后我去其他地方比赛,冰冻三尺或者炎炎夏日的,当地政府为了欢迎来自全国各地的赛员,都会安排小学生的腰鼓队一直在那里助兴——

在此要先说说腰鼓队,这个是绝对应该取缔的一个邪恶组织,因为我上学那会儿规定一定要参加一个兴趣小组,万幸我有自己的兴趣,所以参加了摄影组,但很多没有兴趣的同学就入了腰鼓队,成天背着一个腰鼓练那几个永远的欢迎节奏,用于列队欢迎来学校视察的领导,或者是被当地的领导租借去欢迎更大的领导,反正就是用于欢迎领导或者贵宾的道具。我一直难忘那样的情形,上百人的腰鼓队两边站开,整齐划一的击打腰鼓,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然后脑袋上悬着大横幅,欢迎教育局的领导来我校暗访。

你真要说你掌握了一种乐器倒也算了,偏偏是腰鼓,你长大以后泡妞的时候看人家都弹着吉他唱情歌,你总不能敲着腰鼓向人家表白。这根本和兴趣或者技能无关,这就是被利用了。

所以,贵州的学生也是一样的情况,他们只是被利用了,用于旅游业和招商引资,小学生只是代替当地政府表达对来贵州旅游或者投资的人们的欢迎,让人们感到“感动”和“尊贵”,那些小学生只是便衣腰鼓队员而已。

很多人认为这是贵州当地的奴化教育,我实在不能赞同。我觉得当地政府才不会想这些意识形态上的东西。上网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你们谁从小接受的不是奴化教育么?连同我在内,从上小学的第一天,到毕业,受到的都是远远比对一辆汽车敬一个礼要更加彻底更加深入的奴化教育,所以,我们就不要说人家是奴化小学生了,论级别,我们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家奴指点农奴而已,归根结底,单纯的贵州政府只是想利用小学生罢了,人家才没那么复杂呢,你们说的那些,那是北京想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