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9月15日

今天将本来要出手的一台摩托车骑了回来,像回到了2000年骑着V2的时光。那个时候的V2足以震撼到没有接触过速度机器的我,现在的1098S一样可以震撼已调戏过很多速度机器的我。工业的推进摧毁了所有曾经的自以为是不可一世的性能。曾经有一些的事物可以改变我,可惜最终他们连自己都没有改变。我戴着深色玻璃的头盔只能看见道路的轮廓。两轮的家伙们都好快,快到能感受到空气的扭曲。如果你感受过,你一定不会忘记,如果你还想感受,有些车也许只有一个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