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无古人,后有来者

一直在坐飞机,每日每夜的,没日没夜的。昨天从澳大利亚比赛回来,感谢FCACA车队为我提供去参加PWRC的机会,中国车手的水平在PWRC里应该是在积分区的附近。如果赛车好一些,换上很多赛用的配件,可以更好一些。第一天因为变速箱故障退出了,通过SUPER
RALLY的规则回来,但是已经被加时了四十多分钟。最后开回来哪都没撞就是尾翼断了,真的很奇怪。连WRC的车手都对我表示敬仰,问我何以。

最后过收车台,因为上一篇文章说出了他们澳大利亚人民疾苦的心声,所以我们的69号车受到了澳大利亚观众的热烈欢迎。

结果在开下发车台的时候,发生了WRC历史上罕见的……

发生这个事情的原因是我没有对这个发车台坡后的路型做路书。但是,我的感染力不光感染了现场的每一位观众,还感染了我后面的那台车……

终于回到了中国,期待下一场比赛的到来,把我绑在座椅上,什么都不用想,只顾拼命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