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2009-12-30 04:01)

  今天我想起在上学的时候,同学之间无论友谊爱情都喜欢送杯子,因为杯子代表一辈子。真不想,十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你送了多少杯具给自己中意的人啊。
  昨天有差不多大的一个记者问我,说,在十年前,媒体都说我们这些人好差,自私,没信仰,接受的都是速食文化,国家在你们这一代人手里真是没有希望。而现在我为什么听越来越多的媒体说,这一代人其实真不错,是国家的希望,有责任,能担当,思想进步。你觉得是什么能让大家对这一代人有这么大的改观呢?
  我回答说,哦,那只是因为现在很多媒体从业者都变成了这一代人。
  所以,时间不断的推进,改变了除事物本身以外的那些事物。
  最近回答了不少相似意义的不同问题,我想除了已经答应下来但未完成的地方以外,最近就不接受什么专访了,所幸运的是之前接受的一些媒体也都是自己比较欣赏和喜欢的媒体。该说的我也都已经说了,再多说也惹人烦,况且我只是一介书生,在这个又痛又痒的世界里写了一些不痛不痒的文章而已,百无一用,既不能改变社会的残酷,也不能稀释傻逼的浓度。曾经有个诗人说过,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但没想是站起来往回走了几步。如今我们踉跄前行,身为一个书生,在新的一年里,只能继续写下去。
  最后,祝愿所有的强势群体,中势群体,弱势群体,去势群体,所有的无产阶级,特产阶级,地产阶级,高产阶级,中产阶级,低产阶级和真正的无产阶级,所有的学生,教师,记者,艺术家,地产商,房奴,自焚者,扔燃烧弹者,政府官员,公务员,妓女,鸭子,警察,商贩,城管,钓头,罪犯,领导等等等等各行各业的朋友和冤家们,新年快乐,明年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