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的坐在你身旁

悲伤的坐在你身旁
2010-03-08 20:04

  这里我向大家介绍我的一位朋友,左小祖咒。最初是在北京的时候,我的朋友梁朝辉向我推荐了他的音乐,我在车里一听,当时就想,酒后不能驾车,但是酒后可以唱歌。那首歌是他和陈珊妮的《当我离开你的时候》。
  你若是要嫁人,不要嫁给我,因为你和我一样,要的太多,除非你得到的,全都失去,像赤贫的石头,像赤贫的石头。
  后来我从北京开车一直南下,带了两张唱片,一张是《左小祖咒在地安门》,一张是《我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车里的朋友说,操,这是什么路子,他天生唱歌就这样么?
  我说,应该不是这样,他是故意的。
  朋友说,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唱呢?
  我说,我给你左小祖咒同志的电话号码你去问他。
  左小祖咒是跑调的,但因为他本人就是音乐的创作者,所以只要他说在调上那就是在调上。这点曾轶可的歌迷可能也深有感受,喜欢一个跑调歌手绝对不是因为他跑调。如果你只听到了左小祖咒同志跑调或者唱腔独特,那也许是我们对音乐的喜欢不一样。反正对我来说,不知道为何总是能感动我,当然,可能每个人的感动点都不一样,我也给其他朋友推荐过左小,在听过这个醉汉的梦呓以后,大部分人表示,这是什么玩意儿。当然,这也许和我对歌词的特别看重也有关系,这也许是出于我的个人喜好,总之在中国歌手中,歌词能够拿的出手的人并不多。我不认可现在的诗人是因为他们的水平太差,但每一个优秀的作词者其实就是一个诗人。所以我郑重的推荐他的歌词,他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好诗人之一。
  春节里左小祖咒来我家里玩,我弟弟也在,一进门左小祖咒就热情的向我弟弟介绍自己,说,你好,我叫左小祖咒。我弟弟说,叫从小诅咒你?这说明左小祖咒是够小众的,因为我弟弟也算是音乐爱好者了。以前人们都以为豆瓣小众,就自己上,结果一起身发现全办公室都是豆瓣,以前人们都以为陈绮贞小众,就自己听,结果钱柜里一点歌发现还大合唱。豆瓣和陈绮贞虽然我也非常喜欢,但那是其实未过度商业化的比较舒服的相对高档的大众文化,但左小祖咒的作品真的是很小众,永远不可能产生上述情景。大家接受不了这很正常,因为他的唱片中有一半的歌我也接受不了,就像有四分之一的罗大佑的歌我也接受不了一样,关键是在那个我能接受的部分,我非常的接受。有些人想做影响大众的艺术家,有些人想做影响艺术家的艺术家,他想做后者,我是这么以为的。
  在我家这一场长达半天的聊天中,我的最大收获是狗不能吃鸡骨头。这句话没有任何的额外意义,就是四条腿的狗不能吃两条腿的鸡的狗头,因为鸡骨头碎了以后比较尖。
  我看过了很多美景,我看过了很多美女,我并不是一个很容易被感动的人,我诚意的向大家推荐这位左小祖咒这位诗人和他三月十九日北京的万事如意演唱会。不是因为这个人为无名山增高一米,不是因为这个人在天安门露出底裤,不是因为这个人对现实的嘲笑调戏,不是因为这个人一张唱片卖五百,而是在我能接受的那部分里,他很结实的感动到了我。给上这位朋友官方网站的地址,大家自动选择喜欢或者不喜欢。因为这个世界上,她来听我的演唱会的机会并不多,更多的是我去听他的演唱会。http://www.zuoxiaozuzhou.com/。祝愿大家旅途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