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止》的更新


我将这些话藏在这篇博客的最下面,不想让闲人打扰。今天是徐浪去世四周年,转眼四年去了。08年徐浪遇难,对我打击很大,甚至改变了我一些。他让我知道这世间的因果报应只是一厢情愿的意淫,人的诞生就是和命运的一场火拼。从那个时候起,我就相信好人未必有好报,恶人未必有恶报。就是这么现实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去做好人,因为⋯⋯要不然呢?今天还是父亲节,徐浪没有能够见到他的孩子出生,而我在成都比赛,第一个父亲节也没能陪伴我的女儿。记得我们这些朋友一路送徐浪的遗体回家乡,徐浪的父亲在武义的高速公路口等候,泣不成声。我几个月前见他还是一头黑发,居然一夜白头。现在回想还是忍不住要流泪。还有我的父亲,一直清高和坦荡,这么好的一个人,居然被如此的诬陷和侮辱,我定会讨回来。这个父亲节,徐浪的四周年,我写下这些。所有坎坷的境遇,所有愉快的夜晚,所有的悲欢离合,所有的朋友敌人,我都记着。上个月我和小傅去了徐浪的墓地,我们在白天放了烟花。天色再亮,我们还是能看见烟花。回去上海的高速公路上,几乎没有一颗星星。但天色再暗,我们还是能见微光。
                                                           2012,6月17,凌晨1点17。